掉进ff14/天刀大坑的杂食型咸鱼
欢迎拉拉人 刀剑厨 ff14er 天刀er互关
想!食!蓝!铮!粮!
不定期浮出水面产难吃没尾巴粮(

极楼神通关纪念


  他起身继续往前走的时候,总会想起来曾经的挚友。
  挚友逝去太久,久到他回想起的他们之间的对话在脑海里像被水滤过一遍,再记不清原本的声音。但他知道这个人是真实存在过的。挚友身材高大,爱笑,对自己的肉体展现出近乎变态的浓厚兴趣,但是够仗义。很照顾自己,为人洒脱,行事靠谱,还喜欢找自己喝酒——他大约没对自己这一路上碰到的人这么在意过,在意到能记得一个人和自己相处时的所有喜好和习惯,除了他的挚友。

  过去有人向他的背后挥刀,对他所服从的那方而言,人自然是坏人,理由也许不一定是坏的——他后来也能理解,所谓对错黑白,不过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和成王败寇——但挡了刀的确实是...

翻剧情突然翻到这张图
注意埃喵的右手!
所以爱美丽骑龙在天上飞的时候埃喵拿着花就去看伊赛勒了吗…
emmmm

终焉之时,所归之处。

【奥尔光】捉猫记


给打完教皇厅的碎货宝宝的小甜饼
私设光,日猫男
背景大约会有bug…欢迎指正qaq

1.
   雪地里有只猫趴着。
   黑色的耳朵,黑色的毛茸茸的脑袋顶儿——
   是只猫没错。

2.
   确认了这一点的福尔唐家的佣人们一时激动起来,甚至想把那只只露了个脑袋顶儿的猫直接绑起来装进他们手里提着的伊修加德的匠人们缝得牢实又保暖的羊皮袋子。

3.
   但是他们看着猫脑袋对准的方向有点儿蒙。
   离猫脑袋不远的地方有漫山遍野的黑绵羊,和他们手里提着的上好的羊皮袋子还是同款的。
 ...

  和@孙尘篇·有种你们打死我家小龙妹的合照√
  沙都啊全是肥森都啊全是妹【不对】
  捏了个老爷然后发现眼睛颜色选错了emmmm不过男精长腿好看我还是选择原谅我的手残(

  贴一张自己部队房的家装图,巨龙首的桌子巨龙首的椅子,椅子后面挂着的奥尔什方画像和巨龙首营地遥遥相望。

  最近沉迷于打造自己的房间以及去给老爷扫墓。看到紫水有个拿鸢盾的小姐姐在墓前挂了一天的机…

  3.0也算正式打完了,听到dragonsong就想暴风哭泣。

  回顾一下3.0和奥尔光有关的细节。(含少量剧透慎入)

  奥尔什方的墓碑立在接近2.0末尾主线任务时剧情动画里他所站的可以看到伊修加德城市轮廓的地方。具体是在库尔札斯中央高地北方,地图中神意之地的左上角凸出的那块地方。到3.0苍穹之禁城任务做完了玩家才能看到墓碑,墓碑上倚...

我的心已经死了.jpg


  他从像现在这般未感受过从噩梦里惊醒,满脸都是泪水的滋味。

  眼泪这玩意儿对他而言太陌生了,他流过血流过汗,连身边重要的人离开他的时候也不过脸上显出勉强算得上是难过的神情,眼泪倒真没有过。

  即便如此,他也不敢再去回顾一遍梦的内容。

  抹尽离开眼眶就已经冷下来的液体后,他从巨龙首营地的床上起身坐好,伸手抚上整洁柔软的被褥——他当冒险者的时候可没有这个待遇,顺利的时候能找个稳妥的旅馆待上一晚,不顺利的时候和魔物隔着咫尺便打算入眠,还不敢睡得太熟。这么想着他不禁又把思绪投到了如今的“光之战士”身上,他想,...

捏了个老爷 看到他举剑拿盾的那一刻就想哇的一声哭出来

© 深空雁 | Powered by LOFTER